【历史十大美男】嵇康:一名打铁的名士
来源:简书 发布时间:2020-05-22 13:48:57

魏晋时期,山阴县郊外有一片大竹林,有七位名士常聚会于此。他们痛快地喝酒,尽情地畅谈,潇洒随性,超凡脱俗,为当时一大奇景,人们称之为“竹林七贤”。七贤分别是: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和阮咸,其中嵇康名气最大,也最为桀骜不驯。

嵇康长相英武,清朗挺拔,史载他身高有七尺八寸,走路步步生风。他风姿秀伟,看到他的人都耳目一新,心情气爽。魏晋人崇尚阴柔之美,男人也爱涂脂抹粉,所以看起来都比较漂亮。但这样一来,男人身上带着女人气,少了许多男子气概。可嵇康不一样,他从来都不喜欢修饰自己,他的帅是纯天然的。嵇康绝不娘气,人说他有龙的威严,有凤凰的姿仪,可谓天生丽质。

嵇康的朋友山涛夸嵇康说:“嵇康站在那里,巍峨气派,像一棵孤松,笔直严肃;他要是喝醉了,摇摇晃晃,就好像一座玉山要塌了一样。”可见嵇康非常高大,气质卓尔不群。嵇康的哥哥嵇喜夸自己的弟弟说:“嵇康相貌气质出众,就算站在千万人之中也会被一眼看出来,就算瞎子也知道他是个能成大器的人。”

有一次嵇康去山上里采药,被一个樵夫看见了,樵夫见嵇康仙风道骨,一身白衣,举止轻盈从容,气质恬淡脱俗,二话不说,倒头就拜,搞得嵇康一头雾水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樵夫以为嵇康是神仙下凡呢!

嵇康是个音乐家,琴技一流,且自己能作琴曲,表达自己的高洁志操,著名的有《风入松》《广陵散》。竹林七贤聚会的时候,喝得兴起,嵇康就抚琴一曲,仿佛天籁之声,使竹林顿似人间仙境。

中弹琴者为嵇康

嵇康是个名人,还是大文豪,是当时的偶像人物,自然很多人都想拜见他。钟会出身名门,二十九岁就已经封侯,为人很傲,但是他很崇拜嵇康,是嵇康的粉丝。一次他写好了一篇文章《四本论》,想请嵇康指点指点。他拿着稿子去见嵇康,心情十分紧张。走到门前心跳加速,小心肝差点没从嗓子眼冒出来。最终他还是没敢敲门,只把稿子往嵇康家门缝一塞,然后一溜烟就跑了,好像干了什么坏事似的。嵇康对钟会这小子很不屑,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猥琐,文稿更是看都没看。可怜的钟会一直在等文学前辈的回信,最终却杳无音讯,期待、焦急、紧张,最后成了怨恨。

嵇康崇尚老庄的道家思想,向往自然,向往超脱尘世的自由生活。他性格耿直,狂傲不羁。为人处事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,绝不违心地说话做事,更不会阿谀奉承。嵇康极其看不惯司马氏专权,所以他发誓绝不做官,绝不同流合污。

大将军司马昭听说嵇康很有才华,要聘他做属官,嵇康就跑到河东躲了起来。好朋友山涛推荐嵇康做官,嵇康非常生气,觉得是老朋友侮辱了他,要与山涛绝交。不做官就不做官了,可他又写了篇《与山巨源(山涛)绝交书》,把山涛和当权者都骂了一通,得罪了很多人。山涛不生气,可当权的司马昭却很生气。

嵇康是个高洁的人,可当时社会是那么的黑暗,于是他就想隐居起来。他和朋友向秀搬到洛阳城外,每天打铁。堂堂型男跑去打铁,是在是太非主流,没办法嵇康就是这么有个性。打铁这营生其实很符合嵇康的个性,铁器坚硬刚直,千锤百炼,而打铁时候要挥锤子,叮叮当当的声音好似嵇康身上铁骨铮铮。再者嵇康威武高大,体格好,这个活正合他。

一日嵇康正在打铁,突然来了一位客人,粉丝钟会又来了。可钟会不再是之前的那个钟会了,如今他是司马氏宠臣,权倾朝野。他这次前来,排场浩大,随从带了一大堆。自然,钟会现在是大摇大摆,没了之前的紧张了。钟会此行有两个目的:一是要在嵇康面前显摆,二是为司马氏试探嵇康对当局的态度。

钟会走到嵇康面前,一句话没说,就等嵇康说出惊叹夸赞的言辞来满足他的虚荣心。可是嵇康神色自若,一点反应都没有,招呼也不打,完全当钟会不存在。嵇康一锤一锤使劲地打铁,向秀则拉着风箱,两个人配合默契,火映红了他们的脸。钟会不淡定了,脸色由红到紫,最后一甩袖子,要走了。自始自终,没人说一句话。

嵇康见钟会要走,轻蔑一笑,终于开口了,说:“听说了什么而来,又看到了什么而去啊?”钟会想了半天,回答说:“我听到了所听到的才来的,看到了所看到的才走的。”这不废话吗!

钟会回去和司马昭一说,两人都恨得咬牙切齿,想着要除掉嵇康。

吕安和吕巽兄弟俩都是嵇康的朋友,吕安的妻子长的漂亮,哥哥吕巽喝酒一时性起,把弟妹给强奸了。吕安非常气愤,将吕巽告到了衙门,嵇康出面调停。可吕巽却恶人先告状,说吕安不孝顺,打母亲的耳光。嵇康这就看不下去,写信和吕巽绝交,还痛骂了吕巽一顿,并且为吕安作证。可是吕巽的靠山是司马昭,不久吕安和嵇康都下了大狱。本是一件家庭纠纷,而嵇康根本是局外人,但司马昭想借机惩治嵇康,加上钟会一旁煽风点火,于是嵇康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就被判了死刑。

嵇康临刑那天,三千名太学生联名上书,求司马昭赦免嵇康,让嵇康到太学做老师,没有获准。许多英雄豪杰甚至想过劫法场,还有人请求陪嵇康一起死,洛阳城的女子们更是哭得稀里哗啦。嵇康早知自己难逃被害,并不畏惧,也不悲伤,他请求监斩官给他一把琴,让他临死再弹奏一曲,监斩官同意了。身着白色囚衣的嵇康虽然面容憔悴,却依旧风度翩翩,他缓缓坐下,轻抚一曲《广陵散》。曲毕,他叹息说:“当年袁孝尼要跟我学《广陵散》,我没有教他;如今我死了,《广陵散》要绝迹了。”在场者无不扼腕叹息。嵇康说完,从容就义。

嵇康一死,《广陵散》绝

虽然之前跟山涛绝交,但嵇康还是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好友山涛。山涛没有辜负好友的重托,抚养嵇绍,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爱护。嵇绍的气质跟嵇康神似,也是人中龙凤,他长大后到洛阳为官,好似神仙降落凡间,在京城引起轰动。有人跟名士王戎说:“我昨天在人群中看见了嵇绍,他器宇轩昂,就好像仙鹤站在人群中那么出众。”王戎亦曾是嵇康好友,他笑着说:“你真是乡巴佬,你还没见过他的老爹嵇康呢!”

西晋战乱,朝廷军大败,晋惠帝仓皇逃跑,百官都跑光了,只有嵇绍一人跟着。敌兵追来时,嵇绍自知难免一死。他端正衣冠,用身体挡在晋惠帝前面,最终被飞箭射死,鲜血染红了晋惠帝的衣服。晋惠帝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白痴皇帝,可当他看见嵇绍为自己而死,伤心得大哭。战事平定后,侍从要给惠帝洗衣服,惠帝却哭着说:“这衣服上是忠臣的血,不要洗去。”

老子被司马氏杀死,儿子又司马氏效忠而死,这叫个什么事!嵇氏父子实在是可敬、可惜、可叹!

作者:颜牧之

猜你喜欢